九世十封侯,五日三丧亲:谭嗣同家族的辉煌与没落
作者:编辑谭君玺 | 来源:华声在线 | 时间:2018-01-06 17:13:59 | 收藏


戊戌六君子

1627年,明崇祯皇帝朱由检即位。浏阳谭氏在这样的一个年份由22世祖谭逢琪下定决心再次迁居。他本住在长沙,看到浏阳美景,又为躲避明末混乱的纷纷扰扰,率其弟妹子侄搬到浏阳,从此定居下来。

在浏阳定居约390年,浏阳谭氏延续了13代人,从一开始的丰裕到“家道暴落”,从外地人到浏阳第一大家庭。这期间,浏阳谭氏虽没有像其他世家那般在科举考试上人才辈出,但它祖上在明朝200余年间,为侯伯者九世十人,创造了一时之盛。而后在清代谭嗣同父子对家族的局势扭转,更让谭氏名声远扬。

这次,我们找到谭氏31世族人,通过家谱打开这个家族的“密码”,也通过这种谱牒传承窥见它在湖湘文化的演变。

1 明朝200多年间,为侯伯者九世十人

浏阳北正南路上的谭嗣同故居,在浏阳谭氏仅存的物件里是个特别的存在,这个“缩水”的老宅,也从某个侧面映照出谭氏的传承和发展。翻开浏阳梅花巷谭氏的最新族谱和31世族人谭恒昶考证谭嗣同世系的资料,从22世祖谭逢琪往上溯源,浏阳梅花巷谭氏是明崇安侯谭渊之后,由福建清流宦居湖南长沙,再迁浏阳。谭氏族人以武传家,从永乐年间到明朝灭亡的两百多年时间,为侯伯者九世十人。他们中有的追封崇安侯,有的是新宁伯。

谭渊是浏阳谭氏族人里第一个崇安侯,谭渊死后,他儿子谭忠被封新宁伯。

从14代谭忠开始,他的后代子孙就一直沿袭新宁伯,直到明朝灭亡。

从17代新宁伯谭宗纶开始,他为儿子功安、功完在长沙置业,谭氏家族跟湖南产生关联。等他去世后,功安迁居长沙,他的孙子谭茂武虽未承袭新宁伯位,但传承家学,以军功升至副将,并创宇舍于长沙四方坪及八角亭。

所以在光绪20年时,谭嗣同修族谱考证家族世系得知谭氏“以武功著望于有明,二百余年间,位侯伯者九世十人”。

2 家道暴落,靠读书改变命运

带着弟妹子侄迁居到浏阳的谭逢琪住到了梅花巷丹桂坊,他弟弟谭琳迁至浏东七都桥头市,谭琅迁浏东七都磨盘岭,谭玓迁浏东七都五斗坝,谭茂宁之子梧,则迁浏西之南山冲。刚来到浏阳,谭家人都是“外地人”,虽然家中较为丰裕,但立足并没有想象的容易。

谭逢琪开始弃武习文,他儿子谭世昌为府学生,“始以诗礼启厥家”,他们试图改变家族两百多年来一直承袭“以武传家”的走向。

谭世昌第一次编修族谱,明确提出了要走耕读起家的道路,并写了族训告诫后人:“举优行,循守道理,乡里敬爱。”由此,谭氏家族数代都有功名、受册封的地方绅士。

谭氏家训八则:孝顺父母、友爱兄弟、教训子孙、惇笃宗亲、持身恭敬、居邻洽和、治家勤俭、裕后诗书。

家戒四则:毋事豪饮、毋即恼滛、毋贪货财、毋好争讼。

家规十则:礼让宜明、雍睦宜调、困穷宜恤、承祧宜慎、品行宜端、交游宜择、本业宜勤、持身宜俭、祭扫当虔、内外宜肃。

但到了谭嗣同的曾祖父谭文明时,他将家迁到浏阳南乡吾田市,隐居深山,“笃学固穷,文行有斐”。他儿子谭学琴当家时,家道突然暴落。为了生计,谭学琴去县衙做了一名管理簿记的小吏,靠着慢慢积攒,又将家迁回县城梅花巷丹桂坊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因为家贫,直到四十多岁才成家。清道光八年,谭学琴留下“我死勿令儿子废学”便撒手人寰,他7个嗷嗷待哺的子女几乎濒临三餐不继的窘境。

家族命运的跌宕到谭继洵这里又有了转折,他进入仕途的升迁又带给谭氏新的希望。道光二十九年,谭继洵中举,咸丰九年成进士,后来一路升至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。因其官阶显赫,奉旨命名其宅为“大夫第官邸”。浏阳谭氏随着谭继洵的升迁振作起来,一跃成为清代浏阳第一大家庭,并在浏阳四个家族“谭、宋、刘、黎”中排名首位。

3 科举失败,谭嗣同写下“岂有此理”

谭嗣同出生时是浏阳谭氏家族辉煌之时,他1865年生于北京,随父谭继洵在京十二年,13岁时第一次回到浏阳城北门的谭家宅院,也就是后来分家时他分到的“大夫第”。

在家排行老七的谭嗣同回浏阳之前受到母亲良好的照顾,但是11岁那年,因为一场瘟疫,他尝到了“五日三丧”之苦,一下子失去了母亲、二姐、大哥,自己也染上白喉“短死三日”。因为这次死而复生,他父亲给他取字“复生”,经历这次亲人的生离死别,他变得悲观、忧郁,待回到浏阳时,没有母亲在身旁,他倍感孤独和无奈。好在这时候认识了“二十年刎颈交”的唐才常,才排解了一些孤独。

谭继洵忙于公务,在生活细节上甚少关注到谭嗣同,但在教育上他下了不少功夫。谭嗣同10岁时,他延请浏阳老乡,也是著名学者的欧阳中鹄做他的老师,在这里,他接触到了王夫之的学说,爱国主义由此启蒙。谭嗣同回到浏阳,他父亲又为他请了涂启先,系统教授他中国典籍,不久后,他跟随父亲去到兰州,在父亲的道署中读书。19岁的谭嗣同就已经游历了直隶、甘肃、陕西、河南、湖北、江西、江苏、安徽、浙江、山东、山西等省,这一路上他观察风土人情,结交名士,也造就了他的浪漫主义情怀。他23岁又师从刘人熙,开始研究王夫之等人的著作,这期间,他广为搜罗和阅读当时介绍西方科学、史地、政治的书籍,极大地丰富自己。谭嗣同在21岁至30岁之间,多次回乡参与科举考试,均未中,在科举上下过很深功夫的他,受到科举失败打击,曾在课本上写下“岂有此理”。

中日甲午战争后,谭嗣同坚决反对签订合约,他对清政府的妥协极为愤慨。在变法思潮的影响下,他开始精研救民族危亡的根本大计。1896年,31岁的谭嗣同再次回到浏阳与老师欧阳中鹄和唐才常筹办算学社。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唐共同参与湖南维新运动。他对四年前去世的同乡郭嵩焘十分推崇,作为第一任驻外公使,郭嵩焘推崇西学,因而被大多数落后愚昧的湖南人所不齿,并几乎被逐出湖南。面对落后封闭的湖南现状,谭嗣同试图通过在湖南创办西式学堂来做出改变。算学馆的开设为中国的近代化教育的开端,校址设在浏阳文庙奎文阁内,他与夫人李闰同为此学尽心尽力。与此同时,他将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思想写成《仁学》,这也是维新派的第一部哲学著作。

1898年,对他来说是关键的一年,他接受湖南巡抚陈宝箴的邀请,在长沙参与时务学堂、南学会及湘报事宜,也在此期间抽空回到浏阳,并把自己在大夫第中的藏书如数捐予南学会,皮锡瑞日记中记载“现在捐的书,以谭复生为最多”。为此,还曾引发他与父亲谭继洵之间的矛盾,他在致夫人信中言及:“我捐的是自己的书,和父亲大人无涉。”五月,在与夫人李闰结婚十五周年时,他作诗“十五年来同学道,养亲抚侄赖君贤”送予夫人,之后离浏赴长沙,这是他最后一次与夫人见面,亦是最后一次归乡离乡。接到光绪皇帝圣旨之后,他北上入京任军机章京参与新政,十三天后因为慈禧太后发动政变,谭嗣同被捕入狱,于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宣武门外的菜市口刑场英勇就义,年仅33岁。和他一起就义的维新人士还有林旭、杨深秀、刘光第、杨锐、康广仁,六人并称“戊戌六君子”。

4 谭氏家族的姻亲关系网

虽然浏阳谭氏在湖南家族里不算庞大,但是姻亲或朋友关系,让这个家族跟陶、李、刘、唐等家族串联起来。

谭继洵仕途的一路畅通,也给谭氏的家族联姻带来不少便利。他儿子谭嗣同娶了李寿蓉的女儿李闰。左宗棠的长女左孝瑜嫁给陶桄,陶桄和左孝瑜生了三个女儿,长女陶纯炘嫁给龙璋。陶纯炘生了五个女儿,二女儿自幼许配给谭继洵之孙,谭嗣贻的儿子,也就是谭嗣同的侄儿谭传赞。此外,龙璋父亲龙汝霖与湖南著名的诗人王闿运、邓辅纶、邓绎、李寿蓉(篁仙)结“兰陵诗社”,被人们称为“湘中五子”。因为龙、谭两家几代世交,在龙璋家人的回忆里,谭嗣同经常到龙家去,来了就在客厅中高谈阔论,声音特别洪亮。

谭氏跟湘乡刘锦棠家也是姻亲关系,光绪三年,谭钟麟推荐谭继洵给左宗棠,由京官外放,补授甘肃巩秦阶道。因着这些牵连,谭嗣同妹妹谭嗣嘉嫁给了刘锦棠的儿子刘国祉。谭继洵跟唐景崧也是亲家,他的二女儿谭嗣淑嫁给了唐景崧弟弟唐景崶。谭嗣同的二哥谭嗣襄三试不第之后,投奔台湾道唐景崧。通过他的引荐,结识了台湾巡抚刘铭传,刘铭传启用他为督察凤山县盐税,后留任台湾候补,拟任台南府盐务,但谭嗣襄尚未到任便病逝。

5 谭嗣同之后,谭氏后裔少有人从政

谭继洵、谭嗣同的时代距今已过去一百多年了,很多人好奇,浏阳梅花巷谭氏如今发展得如何?

“从谭嗣同之后,谭家人就都是读书人,少有人从政了。据我所知,从谭继洵延续到现在,我们这些后裔目前健在的不超过20人。”作为谭嗣同后人,谭士恺谨记父亲谭志浩的教导,“为人谦逊,淡泊名利”,他对自己女儿的教育也如此。

谭继洵四个儿子,其中大儿子染上白喉病去世,二儿子谭嗣襄33岁去世,谭嗣襄的儿子谭传炜过继给谭嗣同,小儿子谭嗣冏跟前三个哥哥同父异母。“我曾祖父是传炜,既是谭嗣襄的儿子也是谭嗣同的儿子,他也早逝,到我爷爷谭训聪,可能是这些后裔里唯一从过政的人了,他当时在南京做文秘工作,还是蒋介石的邻居,后来去了台湾一所大学任教。”谭士恺了解过自家支脉的后人,几乎都在医疗、教育、科技领域工作,他父亲谭志浩1952年湖南大学选矿工程专业毕业,分配去水口山担任工程师,在有色金属行业小有名气,担任过第六届湖南省人大代表。“我自己是读书人,后来自己办企业,到我孩子辈也都未涉足政坛。”

(来源:“什九湖湘” 感谢谭嗣同后裔谭士恺、谭氏族人谭恒昶、谭嗣同粉丝张维欣对本文的帮助)



相关新闻

手机APP客户端

滚动新闻+more
健康+more